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

一個真實的故事若非親身經歷,很難相信

地府驚悚夜2020-08-09 11:43:49

  朋友的同事劉軍,一家人在天津租了一套房子,小兩口帶著孩子,一家人在房子里連續住了好幾年也沒出現什么不妥的地方。加上劉軍賣力,妻子的單位也還不錯,日子也還算是滋潤。

  

  可是最近卻孩子老是晚上鬧著,不肯睡覺。剛剛開始劉軍以為只是小孩子耍耍性子,過幾天就好了。可是后來,劉軍的妻子在衛生間發現一些毛發,可這些毛發倒像是某些動物的。說來他妻子也是粗心,沒當回事就掃掃掉完事了。

  

  有次半夜劉軍迷迷糊糊聽到有那種電影里面馬群嘶鳴,還有人勒馬的聲音。起初小劉以為是妻子睡不著在客廳看電影,可是迷糊轉身發現妻子就睡在旁邊。這時候劉軍嚇得多到被子不敢動,發現聲音還是斷斷續續的傳過來。而且馬群的叫聲越來越刺耳,好像是馬群中馬被狼群攻擊了一樣。后來劉軍發現這些聲音是從兒子房間傳來的,他只能硬著頭皮起床去兒子房間看看。打開房門小劉只發現兒子睡著了,只是睡的不安穩,是不是抽搐一下,其他并沒什么發現,所以劉軍就以為自己幻聽,繼續回去睡覺了。

  

  第二天吃早飯時候劉軍問兒子最近幼兒園有沒有什么好玩的游戲的時候才發現兒子有些無精打采。兒子只說了他昨晚夢到有小朋友來找他,要帶他去好玩的地方去玩。后來幾天妻子發現兒子這幾天一直都在低燒,不愛吃飯,也睡的不踏實。去醫院看了,醫院也沒查出來什么,開了點藥吃了也沒效果。孩子一直病者,劉軍夫妻兩個為此都挺鬧心的。

  

  劉軍想到會不會和那晚的馬叫有關系,便和妻子說了下。這時候他妻子才發現家里發現的毛發還挺像馬毛的。這時候小劉著急了,意識到問題沒那么簡單,就脫了同事找到我。在我去之前朋友交代要給好好看看,孩子都病了好些日子了

  

  我去了之后在家里看了一圈,家里設計倒是沒什么大的問題,一些小的問題也不至于影響身體健康。所以我就仔細看了看發現小孩子那個地下有一些細碎的骨頭和毛發,由于在很里面,一般搞衛生如果不挪床位是不會發現的。我把這些東西送到一個專門搞檢測的朋友那里去給專家檢測了一下,發現這骨頭和毛發竟然是馬骨和馬的鬃毛。

  

  《本草綱目 獸部》記載馬骨頭的作擁有主治“喜眠,令人不睡”。這就是為什么劉軍的兒子晚上鬧騰不愛睡覺。而且馬骨有上應星宿,能感應靈異的作用。馬可以化龍,可以與人產生感應。所以有些人利用這些東西可以去破壞別人家的風水,使人家宅不寧,精神緊張啊之類的問題。這里還有馬鬃毛,就是為了增強馬骨的作用,祈禱強化破壞家里風水的作用。

  

  不過這個馬骨和馬鬃毛只是能起到嚇人的作用,想害人還是不行的。要解決這個問題只需要把馬骨頭和馬鬃燒掉問題就可以解決了。不過有人來用這方法來嚇唬劉軍,估計是他得罪了什么人,我就問問他,他堅持說沒有,我也就沒多問。解決了問題劉軍倒是蠻客氣的給了我個紅包,我也就回北京了。

  

  回到北京的第三天劉軍給我打了電話,沒想到孩子依然是病者的,一直低燒不退。心想估計是哪里檢查漏掉了,還有什么問題,就立又去了小劉家。

  

  到了劉軍家沒顧得上寒暄了又仔細檢查一遍,在沙發和小孩床底下發現一些白色的粉末。這些粉末很細,一般很難清理干凈。慢慢收集到一點只后我才發現這是人的骨灰,看到這些我告訴小劉讓他們出去住幾天,這幾天我要留在這房子里住幾天,看看到底是什么情況。

  

  當天晚上我就睡在劉軍兒子的房間,起初沒什么動靜我也就半睡半瞇的躺著。到了下半夜明顯感覺不對。先是一陣小孩子的笑聲,接著就是小孩子在床上蹦蹦跳跳的聲音。真開眼睛看到五個小孩子圍著床轉圈呢。還要拉著我一起去玩,我就直接躺在那里,不理他們。因為我才發現這家不下了一種害人的法術叫做五鬼抬轎術,至于這個法術稍后給大家詳細的講解。

  

  第二天一早我就給劉軍打了電話,說找到孩子的病因,叫他們回來再說。因為有些事情必須向劉軍問清楚。

  

  劉軍到家后我就直接問劉軍和他妻子,雙方在外面有沒有得罪過什么人結果什么仇。小劉的妻子,一直忘了說人家名字了,就叫于麗好了,是個比較粗心的人,比較粗枝大葉,但是為人卻很真誠,不像是會和別人結仇的人。他、于麗就說她平時在單位為人大方,又愛樂于助人很少與人紅臉,就更談不上與人結仇了。劉軍也一直點頭說妻子很憨厚,不會與人結仇。

  

  “那問題就在你這里了劉軍,你得罪過什么人么?”我直接問他。

  

  “沒有啊,我在單位做事一直很勤快,同事之間哪有什么矛盾,就算小摩擦也不至于要害命啊?”小劉激動地說道。

  

  “難道是人無緣不顧的害你們,還知道你家在哪里?”我這么問,劉軍突然猶豫了,有點支支吾吾,然后對于麗說:“去買點早飯回來吧,我餓了,早上一接到老陳電話我們就跑回來了,兒子還沒吃飯,趕快去買點吧,老陳想必也沒吃,你快去吧。”

  

  聽到劉軍這么說我就知道這之前肯定有貓膩,只開小麗,那這個問題肯定和女人有關。我看劉軍長者一雙桃花眼,眼睛水靈,又魚尾多條分叉向上,肯定桃花不少。加上于麗又不是愛打扮、心思活絡的人,劉軍這樣八成是有了小三。

  

  果然,劉軍看了我一眼有低下頭說道:“我是跑業務的,經常要跑客戶,后來就認識吳倩(也就是本文中的小三),她是采購,我又是業務,剛開始請吃飯,約出來玩都是為了能多那點訂單。后來漸漸發現吳倩幽默風趣,人也挺好看的,加上他對我印象很好,后來就慢慢有了關系。”說道這里劉軍嘆了口氣繼續說道:“她知道我有老婆孩子,開始沒有說什么,后來要求我離婚,和他在一起。我沒同意,畢竟于麗是我妻子,我們還有個兒子。我也沒有明確回復她。”

  

  我看著劉軍什么也沒說,他見我不出聲就繼續說道:“后來吳倩跟我鬧說給我個最后期限,不和我老婆離婚就以后不再給我任何訂單,而且還要叫我家破人亡,看我到時候還離不離婚。她是這么威脅過我,但是不至于真的要害我兒子吧。?“

  

  “她知道你家地址?“

  

  “知道的,上次我媳婦帶兒子回老家喝喜酒,我帶她來過我家。“

  

  “我覺得她應該設法害死你才對,這件事你是始作俑者,害了別人還害了你自己的兒子,真是作孽。這件事解鈴還須系鈴人,你把吳倩的連方式給我,這件事我的問問清楚才行。“

  

  “好的好的,老陳。只是這事能保密么。我老婆是家里公認的好妻子,這事要是被他爸媽知道找到我爸媽,大家臉都掛不住,我都打算跟吳倩斷了,真的。你看看我兒子都這樣了,我以后還哪敢和她在一起啊。“

  

  “這是現在還不一定是那個吳倩干的呢,至于你的那事,我不是特別關心,就是吧奉勸你一句,自己要作死沒事,別連累妻兒就行了。這腿長你身上,你后該怎么樣,自己掂量吧。“

  

  劉軍聽我這么說連一陣紅一陣白不知道該怎么接話,剛好這會子小麗買早飯回來,吃完早飯我就交代了于麗幾句,沒管劉軍就出門去找小吳了,如果在他那里找不到答案,要想解決問題還真是一點頭緒都沒有。

  

  其實我還沒想好怎么把吳倩給約出來,畢竟我不認識他,萬一這姑娘不出來又或者打草驚蛇了怎么辦。就在吳倩單位樓下的咖啡廳坐著了一會,尋思著這么下去也不是辦法,于是我就撥通了她的電話,準備開門見山的談一談。

  

  “你好吳倩是么?“

  

  “是的,你是?“這吳聲線倒是挺溫柔的,我不想耽誤時間,就開門見山的說:”有些關于劉軍的事我想問問你,我覺得直接去你單位有點不合適,所以 就電話聯系你一下,我現在就在你單位樓下的咖啡廳,方便的話,下來聊聊。“

  

  “劉軍?你是他什么人,找我做什么?“

  

  “他家最近出了點事,我想問問你,劉君也有這個意思,想讓我和你談談。“

  

  “有什么好談的,叫他自己來找我不就結了,你來找我算什么?“

  

  “姑娘,這雖說現在小三多不過也不會那么顯擺吧,我要是去你單位一通鬧,估計你也是不好看吧?再說了,我也是個修道之人,想給你指條明路,你看你要不要下來一趟?“

  

  “你會算命之類的?”

  

  “對啊,算命,看相,開運我都會的。我是個道士啊!”

  

  “行,你等我會,我怎么找你?”

  

  ‘我在最角落位置,黑色外套,戴個眼鏡的。“

  

  “成,一會下來。“

  

  這姑娘一聽說我會算命就答應下來,我猜測這事八九不離十就是她干的。等了沒多久,吳倩就下來了。一看吳倩的打扮就甩于麗幾條街,大波浪頭栗子色頭發,修身毛衣配了一條毛呢短褲,加上高挑看起來頗有幾分姿色。

  

  “你就是劉軍朋友?“

  

  “對,叫我老陳好了。劉軍家最近出了些事,我猜測和你有關系,你先別急著否認,我是個道士,多少能算出來一些你和劉軍之間的事,至于要不要配合我,你自己看。還有點我要說明,劉軍家那害人的東西到最后也會害死這個操作法術的人,所以我就直接說了我的看法,要不是你干的,我也就不耽誤時間了。”

  

  這吳倩臉色一下子白了,那五鬼抬轎法會害死做法的人是真的,算出他兩關系,我只是想套出她的話,編出來的。

  

  “什么意思,就是這個陣法會反噬?”吳倩驚訝的問道.

  

  “對,看來的確是你干的,我算的一點都沒錯!姑娘,沒想到你年紀輕輕這么糊涂,竟然這種事也能做出來,傷天害理,也害了自己,何必呢?”我故作姿態,幫他分析一步一步想引導她告訴我真相。

  

  “而且我看你面相應該配得上事業有成的人士,并不該做別人小三啊,在上你自身條件也不錯,單位也不錯,怎么就想不開呢?“聽我這么說吳倩面色好多了,點了杯咖啡,還幫我叫了點吃的,說要讓我給他看看姻緣和運勢。這么好的機會我怎么能錯過呢,我趕緊對吳倩說:”好呀,我免費給你看看,你先把八字給我。

  

  我在那里算了一會,發現這妹子正緣偏晚,但是夫家卻財力不錯,而且這妹子的由于夫家幫助以后會越來越好。所以我就說到:“你呢 可能要晚一點,但是吧夫家會很不錯,而且對你以后都有很大幫助。你早年爛桃花不少,說實話,那個劉軍和你八字不合,雖說暫時合得來,他以后會拖累你,所以并不是你的正桃花。而且這幾年我看你事業會大有起色,不如趁現在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等緣分到了,事業愛情雙豐收不是更好?”

  

  聽到這里吳倩早就一臉欣喜的表情,早就沒有剛開始的抵觸,我就趁熱打鐵問繼續說道:“不過你現在都想要陣法害人,這個要是人出事了,會影響你以后終身運勢,很有可能還會破壞你的姻緣,畢竟害人性命,天理循環,這是惡果,你自己要承擔后果的。”

  

  “什么?死人?我沒這個意思,我只是想然他家不安,讓劉軍家里不和睦,和我在一起而已。我根本就沒想害死人啊?”吳倩差點叫出來。

  

  看到他這么緊張,我心里就踏實了,這下子解決問題就容易多了。

  

  吳倩因為害怕事情鬧大就交代了在小劉家做法的經過。原來她經常上網在一個qq群里看到有個人說自己精通五行八卦,命理,可以幫人解決感情問題,改善運勢,甚至還能改命。加上吳倩自己特別迷信,就加了大師,說了他和劉軍的事。大師說給你3000塊,他可以幫她解決問題。

  

  然后沒多久,吳倩收到個包裹沒有發件人,也沒有地址,包裹里謝了詳細的操作方法。吳倩打找了人撬開劉軍家門,把馬骨頭和鬃毛放在他兒子床底下最里面,還有些鬃毛塞在別的角落里。還有一包粉末,特別交代,要撒在不容易發覺的地方。完事之后吳倩就很快的離開了。

  

  聽完這些我就告訴吳倩她被人利用了。我和她說了馬骨頭和馬鬃的作用還有那些粉末是什么之后,這吳倩已經快嚇軟了,央求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嚇嚇他們而已并沒有想要害人的意思,請問我現在要怎么辦啊?萬一出人命,我以后怎么辦?”

  

  “你收到包裹后,是不是還有一包東西是讓你留著的?“

  

  “對的,一個半大的盒子,交代不要打開,密封的很好。讓我每天對著她燒一炷香,說自己的想法就好了。”

  

  “你把它給我吧,這個問題我可以幫你解決,另外我給你點開運的物件,你以后多做好事,這件事就不會影響你了。還有,你聯系那個大師的qq能給我下么?”

  

  “好的,發你手機,謝謝你,老陳,以后有問題,我找你。”

  

  隨后我和這么子一起取來了那個包裹,因為我知道這里面是一個小孩的骨骸,所以沒告訴妹子,拿到之后就離開了。

  

  其實我也沒想到這妹子這么好忽悠,倒不是我忽悠她,是他太容易聽信別人了,我幫他斷了劉軍這亂桃花,也算是行善,幫她走上正軌,我這可是救人于水火的。不僅幫了妹子,還解決了劉軍宜家現在為問題,總算是個好事。。

  

  說到大師,我不得不和大家說下,我經常看到有人求大師辦什么事,回頭去收到類似泰國古曼童這類的佛牌。結果呢有人帶了佛牌后,倒霉的,出車禍的,破財的,甚至家破人亡的都有。有很多人發現,不帶這些佛牌,反而什么事情都沒有了。想扔掉,又怕得罪神靈,又不知道怎么處理這玩意兒,所以就來問我朋友。所以我朋友讓他們寄給他,回頭他集中處理這些佛牌。

  

  其實很多大師,無非就是抓住人內心的最急迫的需求,來迎他們,幫他們解決問題。可是往往找過大師之后,任何問題都沒有改變,有時候還會更糟,因為你依賴大師,自己不主動去解決問題 ,所以才會越來越糟糕。到頭來才發現說好的財運沒來,臉上卻多出了幾道褶子,自己銀子卻進了大師的口袋。

  

  我都想問問大家,你們找過那些個所謂的大師,你們問題解決率是多少?你真的挽回某某的心了?還是發大財了?又或者仕途順暢了?都說了一命二運三風水,有時間倒不如多學點風水只是,改善自什么運勢倒是可以的。

  

  還有些人吧,一說到大師就以為他是道士,出了問題就罵我們這些道士,想想這些年我們給那些個網絡騙子背了多少黑鍋。和你在網上聊天的大師說不定還是個摳腳丫的大漢,騙了你的銀子就去泡妞的丑人。你想想這得多憋屈,關鍵是現在大師無處不在,還有很多人相信他們。我也只能說我類個去了。

  

  后來我在劉軍家附近轉了一下,發現附近有個公園,就是白天人太多,估計要到晚上才能去處理這個骨骸。我告訴劉軍我現在要睡會,等晚上把這個包裹處理掉事情就算解決了。我讓他去幫我買點汽油和一些超度用的東西,我就睡覺了。

  

  等我醒來的差不多是九點多,去公園看了下,還有幾個老年人在散步聊天我就背個包坐在,手里拿著手機假裝和朋友聊天,等到快十二點總算沒人經過,我才敢拿出工具開始工作了。我在公園最里面一顆大樹下面挖了一個一米多深的坑,底下放了些枯樹枝,然后吧箱子拆開,把骨骸放到上去。在擺好相關器具后,我就開始超度這個骨骸的主人。超度念的就是往生咒,做超度的人首先要心無雜念,其次就是要有一定修為,誠心超度,不然的話亡魂是不會離開的。超度完了之后,我把汽油倒在骨骸上點火燒掉。這樣不至于以后發現骨骸,造成不必要的混亂。因為這骨骸有些年份,還是個孩童的燒起來不會耗時很久,就算不能完全燒成灰,細小骨骼非專業人士不會發現是人的骨頭。公園里多得是被埋掉的貓狗,就算以后被挖出,也不至于出什么叉子。

  

  填好坑,收拾好了工具,我從包里拿出一沓子冥幣,上面印了毛爺爺的那種,燒給這孩子,嘴里念叨著你也不容易啊,死了還被人利用,以后投個好人家啊之類的話。期間多念了幾遍往生咒,希望這孩子以后有個好去處。可是我總覺得后面有人盯著我似得,因為太黑了回頭也沒發現什么。就繼續燒紙錢。準備起身一回頭,一束光對著我的臉,我用手擋住眼睛,背著情況下出一身冷汗。這人什么時候靠近的我一點都沒察覺。

  

  “盯了你老半天了,一邊嘀咕一邊燒紙,大半夜的在這裝神弄鬼,老實交代在這干什么來著?”一個大爺氣勢洶洶的問道。

  

  “別誤會別誤會,我表哥家孩子這幾天不舒服,找人看了說是在這公園給嚇了,家里老人說讓給燒點紙錢就好了。這不是白天人多,我不是怕影響不好,也不好看,就半夜過來了。“情急之下我就編了個理由,畢竟有孩子的確是病了。

  

  老爺子半信半疑的,我就說我表哥就住旁邊那小區,叫劉軍,老婆叫于麗。

  

  老爺子一下子想起來:“哦哦,我知道,于麗這人挺熱心的,這幾天沒見著原來是孩子不舒服了。那你完了早點回去,我也回去歇著了。”

  

  “好的好的,我這就回去了,再見啊。“果然還是于麗人品好,真是托她的福,不然這晚上鬧開了說不定還真有麻煩。

  

  回到劉軍家之后,聽他們夫妻兩個還在等我,我告訴他們問題結局了,家里最好找清潔公司徹底打掃一遍,然后再用艾草熏一熏就沒事了。至于劉軍和吳倩那個事我沒告訴于麗,畢竟是寧拆十座廟不會一樁婚。想必經過吳倩的事這么一鬧劉軍自己也不敢再亂來。

  

  第二天我就回到北京,加了吳倩給我的qq,想知道誰在用這么陰毒的法子害人。要知道五鬼抬轎術不單單是讓人生病,破壞人家風水那么簡單。這是一種十分歹毒的陣法,類似于養小鬼吧,都會反噬操作法術的人。他這個法術首先是要找到一個早逝兒童,取下肋骨磨成粉末撒到目標的家中。然后余下的骨骸密封好之后,每天對著他燒香祈禱,這個法術就算開始了。開始的時候人會生病一類的,到最后就是把人害死。

  

  其實害死人才是剛剛開始。當以一個人時候,這個孩子就會變成厲鬼,而他變成厲鬼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殺死吳倩,也就是操作法術的人。到此這個厲鬼就可以完全被制作這個陣法的人所利用,為非作歹,這就是我為什么說此法陰毒。而制作這些法術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江湖術士,違背天理做盡壞事,然后卻把黑鍋給了茅山派。

  

  有人問過我,對茅山派了不了解。雖然知道的不多,至少比外界知道的多。茅山派的一些法術確實厲害,但是沒外界傳的那么恐怖。茅山真君是挺樸實的一個很,說是樸實其實就是老實巴交的人。也研究不出那些個掘墳盜尸養小鬼的事。現在一些術士研究出來一些歪門邪術,打著茅山派的旗子辦事,久而久之茅山派就背了道法邪門的黑鍋。

  

  這些年幫人處理不少這類問題,也接觸到一些江湖術士,這些術士也都是參差不齊,有些也就只能看看風水,有些就是可以研究出五鬼抬轎術。資質平平的這些一般都相安無事,安穩度日,那些操作惡毒邪術,雖說轉的錢多,但是不是這里就是那里出問題。我一個朋友,也就是老王工作的機構,有人專門偵查這類陰毒法術,被抓到了最少要關個幾十年。還有些晚年凄慘的也不在少數,這也是為什么我學藝的時候師傅交代,有些東西千萬別碰,修道之人為非作歹,報應比別人來得更快。

  

  后來那個qq通過了我的申請,我假裝要報復仇家,請他幫忙。他答應很爽快,說3000塊打給他,給他個地址,回頭寄給我包裹,按方法操作就好了。我看他地址寫的北京我就問他,你能不能見面談。對方直接就絕了,說不方便。問他師承何處,也不說,然后我就說這個東西你能不能幫我操作,我怕操作失敗。可能是這句讓對方起疑心,后來就拉黑我。后來我把聯系方式給了老王,也沒有得到他的回復。估計線索是斷了。

  

  其實古人研究風水,主要是為了改善生活,趨吉避兇而已。一般城市大多都是要依山傍水。山脈綿延,就會形成一個小的龍脈,龍脈聚集自然是氣候溫潤適宜居住。城郭大多數坐落在山南面,背靠山脈,這樣子可以阻擋北方過來的寒流冷氣。最理想的就是有一條自西向東的河是繞城而過的,這樣子既能解決城市用水,降低夏季高溫,做護城河,形成天然保護屏障,抵御外敵,設防都是至關重要的。然后依據不同的地形修建亭臺樓閣,美化城市,在修建一些樹林,城市風水就布局的產不多了。

  

  在居家方面古人造房子大多都是依照北玄武南朱雀左青龍右白虎來布局的。玄武對應山石,所以很多人家都會有后花園,形成一個背山的局勢,南朱雀可以是流水,小河,水流要緩,這樣可以改善房屋風水,聚集財氣。右白虎對應的是西邊道路,左青龍可以是東邊大的湖泊河流。應為我國東高西低,道路修在西邊不易洼水,東邊湖泊大河可以聚集水,也就對應天然的地理條件。都是有一定科學依據的,并非是有些人提到風水就想到迷信。趨吉避兇本來就是人的本能,也是一種智慧的表現。人家韓國什么都去申遺,我們風水也是可以去的,我覺得這個就很不錯。

  

  然后我們現在的風水研究的更為系統和全面,才有了那句一命二運三風水,可見風水的重要性。正是因為重要,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就利用風水對人生活的影響來為非作歹,從而達到自己的某些目的。所以我建議大家多了解一點風水知識 ,不僅可以改善家具,也能防患未然啊。雖說有福人居福地的說法,但是你能保證你的福能敵得過別人蓄意謀害?中醫都說治未病,風水也要講究防坑害。

  

  往后會繼續給大伙講這些年我處理過的風水局的故事。有關風水中問題,大家可以私信我,有空我會給大家伙回復的。

  

  2月19

  

  下面要說的,是我自己的事

  

  何平是我小學同學,跟他媳婦兒屬于早婚早戀的代表人物,年紀輕輕,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孩子乳名安安,取平安的寓意。事發時,安安也就三歲多,當時我正在家寫東西,何平找到我,說他家安安好像出問題了。

  

  打小的朋友,有事兒當然得管,接到電話之后,我趕緊打車趕去了他家,何平的媳婦兒小麗,跟我也相識多年,知道何平把我找來,是為了安安的事兒,顯得很不好意思,埋怨何平不會辦事兒,也沒提前跟她打個招呼,她也好提前準備準備,晚上再聯系幾個朋友一起熱鬧熱鬧。

  

  小麗上學時就這樣,為人熱情,而且很好熱鬧,這點跟何平略顯悶騷的性格,在過日子上形成很強的互補。我讓她甭客氣,順便問問,安安到底有哪些不對勁兒的地方。我倆正聊著,何平風風火火的從外面趕回來,說特意跟單位請了半天兒假。小麗見何平回來了,就讓他跟我說關于安安的事,孩子這會兒正睡覺呢,她過去看著點兒。

  

  何平嘆了口氣,說安安這幾天總在家里看到不干凈的東西,他也不知道是房子的問題,還是這孩子的事兒,思來想去的,身邊就我還算懂點兒,他也是急壞了,沒跟小麗打招呼就把我請來了。

  

  這事兒得從三天前說起,那天何平下班晚了點兒,到家已經八點多鐘了,安安跟小麗在沙發上看動畫片,他進門的時候,娘倆誰都沒動地方,小麗說廚房的飯還熱著,讓他湊合吃點兒,何平換完鞋直接去了廚房,正在這時候,一旁的安安一直盯著他看。

  

  小麗笑著問安安,干嘛這么看她爸爸,安安搖了搖頭,然后就哭了起來,哭的那叫個傷心,不過問她什么,她都不說話,就是哭。小麗脾氣比較急,把安安帶進臥室訓斥了一通,每次那孩子只要亂發脾氣,當媽的訓完,馬上就好了。小孩子么,似乎都有這毛病,可那天也不知怎么了,小麗越發火,那孩子哭鬧的越厲害,一直鬧到半夜十二點多,才因為實在哭累了,躺在小麗懷里睡著了。

  

  兩口子當時還念叨著,現在的孩子真是越來越難管了。

  

  第二天一早,小麗送孩子去幼兒園,臨走的時候,小麗發現安安一直盯著餐桌看,小麗以為孩子沒吃飽,便從桌上拿起一片面包,問安安還要不要再吃點兒,沒想到安安嚇得趕緊往門口跑,就好像她手里的面包是洪水猛獸似的。

  

  安安去學校的路上一句話也不說,小麗覺得很奇怪,她回想安安頭天晚上的反常舉動心里有點兒發毛。走到學校門口,安安突然哭了,她跟小麗說,自己一點兒也不喜歡那阿姨,讓爸爸趕緊趕她走吧。

  

  小麗一聽當時就傻了,問安安什么意思,哪兒有什么阿姨啊。

  

  安安說就是昨天跟著爸爸一起回來的那個,還說剛一進屋,那阿姨就讓她別說話,樣子雖然不兇,但看著就讓人感覺害怕,昨天她哭的時候,那阿姨還在一旁哄她,變出各種鬼臉兒逗她開心,不過她鬼臉兒做的太嚇人了。安安一點兒都不喜歡。

  

  小麗也不傻,她馬上反應過來,安安一定是看到不干凈的東西了。眼瞅著孩子進了學校,小麗給何平打了個電話,把安安的事兒跟他說了一下,何平一聽就懵了,他沒想到自己家里竟然有鬼,而且聽安安的意思,這鬼還是被自己引到家里的。

  

  何平按小麗,安安說沒說那鬼現在在哪兒,是還在家里,還是已經走了,小麗跟何平說,他之所以這么急著打電話,就是因為這個,安安說看見那阿姨,在他們出門兒的時候,就坐在餐桌上吃飯,這也是為什么,當她把面包遞給安安時,她會顯得特別害怕的原因,因為那片面包,就是從那阿姨嘴里搶過來的。

  

  何平讓小麗別著急,也先別回家,他想想辦法。何平他們公司是做木雕的,掌握這種手藝的人,多少對陰陽五行的有些了解,他打電話時,一個上了點兒年紀的師傅正巧就在旁邊,聽何平提到鬼,還說到了孩子,自告奮勇的要跟他一起回家看看。

  

  見對方這么踴躍,何平很感動,跟領導打了個招呼就趕回來家,剛到樓下,就看到小麗站在樓下,見何平回來了,她心里才變得不那么緊張。那老師傅跟著何平回了家,剛一進屋,從懷里掏出一個小方盒,何平一看,那人拿的是個墨盒,他在房子四個犄角,用墨盒寫了幾句阿彌陀佛。然后對何平說,這招他曾經從書上看到過,墨盒辟邪,屋里要真有不干凈的東西,也一定會落荒逃走。

  

  何平兩口子,因為也沒見過安安口中的那個阿姨,所以對這老師傅的招數是否有效,心里也沒底,放學時,小麗特意交代安安,如果再看到那個阿姨,一定要告訴她。

  

  進屋之后,她帶著閨女各屋子、轉了轉,問安安看沒看見那人,安安搖搖頭,說那阿姨不在房間里。聽到這兒,小麗松了口氣。沒多久,何平下班兒回來,剛一進家,趕緊問小麗安安怎么說。

  

  小麗告訴他,安安說那阿姨已經不在家里了。孩子因為昨天折騰了半宿,這會兒也已經睡覺了。何平聽到這兒,也重重的舒了口氣。吃完晚飯,和平跟小麗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大概九點多鐘,突然從安安的臥室,傳來一陣哭聲。

  

  何平嚇的趕緊沖進去,發現安安坐在床頭,伸手指著窗戶的位置。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何平什么也沒看著,不過安安卻緊張的要命,哭著要媽媽抱,小麗這時也來到了房間,一把抱起孩子,估計她也是極壞了,指著何平的鼻子罵,他質問何平是不是在外邊干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兒,怎么他前腳到家,后腳閨女就見鬼了。

  

  說完抱著孩子就往客廳跑,何平趕緊跟出來,他當然知道,小麗是急壞了才會說出那種話,不過這話倒真給他提了個醒兒,這鬼看樣子還真是沖著自己來的,可思來想去的,他也沒想起自己到底什么時候,干過招鬼惦記的事兒。

  

  好在這次安安并沒哭鬧太久,她說那阿姨在爸爸進屋時,就順窗子跑了。但即便這樣兒,小麗仍然不放心讓安安自己睡一個屋,他把何平趕到了安安的臥室,娘倆睡在了另一件屋子。

  

  何平雖說是個大男人,但撞鬼的事兒還是讓他感覺有些緊張,躺在安安的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就這樣煎熬了一宿,第二天到單位,心里越想越害怕,這才想到給我打電話求救。

  

  聽完何平的講述,我也懷疑這鬼是不是他招回來的,否則沒理由只有他在的時候,那鬼才會出現,而且好像專門針對孩子似的。不過何平的人品我還是了解的,他既然說了,自己沒干傷天害理招鬼報應的事兒,作為朋友,我只能相信他。

  

  我在房間里轉了轉,發現至少當時那鬼沒在。而且我在他家呆了大半天兒,始終也沒見那鬼現身,這可奇了怪了,難道說那鬼知道何平請了幫手,故意躲起來了。要真是這樣,這事兒還挺麻煩的。

  

  下午五點多,小麗去接孩子,我讓何平把他這段兒時間的經歷,跟我大致描述一下,我看看是不是有什么細節被忽略了,我倆聊了能有半個鐘頭,小麗帶著一個漂漂亮亮的小丫頭,走進了房間。那小孩兒正事安安。這孩子平時跟我不怎么親,估計是孩子眼睛干凈,覺得我體質發陰吧。

  

  小麗讓安安叫人,邊說邊關門,就在她轉身的同時,我發現在她和安安身后,還站著一個人,確切的說,應該是只鬼,這鬼看著還很不一般,因為平時看到的鬼,大多就是團黑氣,厲害點兒的,可以由這些氣息聚成一個人形。而眼前這個則不同,在我眼里,有鼻子有眼兒,穿著一身干練的職業裝,如果不是因為只有我能看到她,我甚至會把他當成某公司的職業白領。看來那個一直跟著何平的女鬼,就是她了。

  

  我把安安叫到身邊,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朝著我走來,我問她跟著爸爸的那個阿姨是不是穿著一身灰色的裙子。然后還戴著個眼睛,安安聽完點點頭,說那阿姨各自不高,好像嘴角還有個小虎牙。

  

  我把她抱在懷里,然后趴在耳邊,小聲的問她,那阿姨是不是現在正站在門口的那個。安安抬頭看了一眼,然后顯得有點兒慌張,抬眼看著我,而后慢慢的點了點頭。

  

  何平聽到我跟安安的對話,當時就急了,問我鬼在哪兒,能不能跟她交流一下,問問它為什么好端端的纏著自己的女兒。我讓他先別著急,然后把孩子交到他手里,這時候小麗也慌慌張張的跑到沙發邊兒上,門口就只剩了那只鬼還站在那兒。

  

  *(2)

  

  我站起身,朝門口走去,想看看這鬼到底是個什么來路,不過那家伙還是挺謹慎的,我剛走了沒兩步,它就從門上穿過去,跑到屋外了,等我打開門之后,樓道里連個鬼毛都沒有。

  

  我嘆了口氣,跟何平說那鬼已經跑了。這時小麗有開始按著何平臭損了一頓,說自己天天在家相夫教子的,平時都很少出去,這鬼一定是何平在外面兒鬼混招來的,他讓何平老實交代,自己這些日子都干了什么,是不是到外面沾花惹草的,所以才把女鬼招到了家里。

  

  我趕緊沖小麗擺擺手,讓他別瞎說,孩子在在這兒呢,再說這回這鬼根本不是人家何平招來的,我倆在家呆了半天,也沒見到這它,反倒是她跟安安一回來,這鬼才出現在房子里,所以說,不能斷定這鬼一定是沖著何平來的。

  

  “不是他招來的,難道還是我不成,曇曇,我知道你跟何平關系好,看現在可不是你包庇他的時候,那鬼要害我們家安安,難道說,她小小年紀的,還能招惹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么?”小麗愛子心切,竟然沖著我嚷嚷起來。

  

  折讓何平覺得很沒面子,從沙發上站起來,看樣子是想跟小麗爭吵,見狀我趕緊把他倆攔下,剛才小麗的話,給了我很大的提示。

  

  我讓他倆先別吵吵,我好想知道這鬼是沖著誰來的了。

  

  果然,我這么一說,夫妻二人都消停了,等著我把自己的推測講出來。剛才小麗一直說這鬼是何平招來的,可是通過我跟何平交流,發現至少近期,他沒沒有撞鬼的可能,因為這段時間,何平的運勢特別好,工作上得到老板的栽培,而且財運也不錯,一個人在正常情況下,得這樣好的運勢,幾乎沒有撞鬼的可能。

  

  因為好運氣會增強人體的陽氣,這些陽氣正好可以克制鬼魂兒的影響。

  

  再說小麗,如她自己所說,自打安安出生開始,就辭去了工作,在家專心的相夫教子,之前的交際圈兒,也斷的差不多了。每天的生活軌跡無非就是接送孩子,買菜做飯。運程中平,但受何平的影響,也應該不具備撞鬼的條件,主要是她沒有撞鬼的機會。

  

  最后是安安,一個三四歲的孩子,生活軌跡更簡單,無非是家和幼兒園。剛才我問過安安,她說那個阿姨只有在家時才會看到,幼兒園的生活并沒受到影響。而在我剛進屋時,就已經把何平家的房子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遍,也沒發現招邪的物件兒,或是風水上的硬傷。因此這么一分析,這鬼的初衷似乎就明朗了,她應該是沖著何平一家子來的。

  

  換句話說,他只有在何平一家人都在的時候才會出現,之前兩次,只是湊巧趕上何平最后到家,所以才使小麗誤以為這鬼是何平招到家里的,而剛才那次,何平一直在屋里,那鬼卻沒出現,小麗和安安剛一進屋,對方就出現了。由此我覺的,那只鬼并不是沖著家里的某個家庭成員來的,而是這一家人,一塊兒招來的。

  

  小麗聽我說到這兒,顯得很驚訝。他問我如果跟我猜測的一樣,那這鬼纏著她們一家,到底是什么目的呢。

  

  這個問題也正是我再想的。我問小麗,這只鬼可曾干出什么對他們一家不利的事兒么。

  

  小麗搖搖頭,說如果不是安安發現家里有鬼,她們可能一直都不知道。

  

  我跟他們說,剛才那只鬼不一般,從我看到的情況判斷,對方很可能是個半人。這種說法,我是很久以前聽水靈兒說的,所謂半人其實是人的魂魄,據說最早還是從國外傳過來的說法。

  

  據說國外有個,她老婆得了絕癥,為了不讓她受痛苦,那人給她老婆做了安樂死。他用一臺特殊的攝像機,記錄了他老婆離開的全過程,在攝像機里,他發現一個清晰的人影,從他老婆身體內慢慢飄出,而且好長時間,一直注視著病床上的自己。

  

  這段兒飾品被發到網上,一下子引起了轟動,那些堅持以科學看待世界的人,開始千方百計的找尋錄像上的破綻,而傳到中國以后,卻引起了一下方士,以及佛道兩教的很多信徒的關注。他們認為那個飄出的人影,應該是那女子的魂魄,不過因為尸體已經完全死亡了,因此,她算不上一個完整的人,但要比鬼強很多,至少在智商上,應該和正常人無異,因為從錄像上的情況來看,那個人影似乎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她之所以久久佇立于比窗前,應該是在和自己的身體告別。

  

  水靈兒說,飾品中夾雜了好多對話,好像是錄制者跟自己老婆的鬼魂兒交流。這段兒飾品的出處不祥,國內的一些人,為了方便區分這種特殊的鬼魂兒,便想到了半人這個說法。確實,那種可以思維,卻沒有實體的鬼,就是半個人。

  

  介紹完這些,我又把我看到的那只鬼的模樣,跟何平兩口子形容了一下。沒想到當我提到一身職業裝的時候,小麗跟何平,臉色同時一變。

  

  “曇哥,我知道那人是誰了。”何平說完,把自己的錢包掏出來,然后遞給我看。

  

  我發現在他錢包里有三張照片,一張是小時候的安安,還有一張應該是他和小麗的結婚照,在這照片下面還有一張,照片上有小麗,有何平,還有一個扎著條大辮子的高個女孩兒,仨人看著都很年輕,因為拍攝的不是很清楚,我只能隱約的看到,在小麗旁邊的這個女孩嘴里,確實長著一顆小虎牙。

  

  “看看,是她么?”

  

  我搖搖頭,說這么看還真不敢確定,不過那鬼確實長著虎牙。

  

  何平把照片接過來,然后遞給安安,讓她看看,媽媽旁邊的這個阿姨,是不是他之前看到的那個。

  

  安安看了半天,然后點了點頭。

  

  看來這只半人,果然如我所料,是沖著這一家子來的,而且看的出,她跟何平兩口子關系不錯。不過還沒等我細問怎么回事兒,小麗竟然哭了。

  

  何平告訴我,照片上這人,是他和小麗的大學同學,也是他們夫妻共同的鐵哥們兒,名叫劉菲菲,上學時她跟小麗幾乎是形影不離,上大學之前,小麗跟何平就已經走到了一起,后來倆人相約去的同一所學校。

  

  劉菲菲跟小麗的關系,甚至比得過親姐妹,而且因為小麗性子急,經常因為一點兒小事兒跟何平發脾氣,每當這時候,她就充當了兩人之間的聯絡官和調解員。當時他們就總開玩笑,說如果將來何平跟小麗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定人菲菲當干媽。

  

  不過菲菲的命不好,畢業那年發生了意外,單位的電梯出了問題,她從十幾層直接掉到了地下室,當時電梯里除了她之外,還有幾個人,除了菲菲之外,其他人都是當場死亡。菲菲雖說沒死,卻也因為脊柱嚴重損傷,成了植物人。

  

  當時何平兩口子剛結婚,顧不上新婚燕爾,小麗每天在病床前照顧菲菲,因為電視里常有植物人被喚醒的例子,何平工作之余,也會去醫院看她,夫妻倆都希望菲菲能有奇跡發生。

  

  當時小麗和病床上的菲菲,聊得最多的就是他們在學校時的那些美好回憶。這其中就不止一次提到過,要讓將來的孩子,認她當干媽的事兒,后來菲菲在病床上躺了三年,一直到安安出生,她也沒醒來。

  

  安安過百天,菲菲再一次被下了病危通知。醫院的意思是,她的器官已經大部分衰竭了,再靠機器維持下去,也無非就是往無底洞里塞錢。當天夫妻倆不顧父母的反對,堅持要帶孩子去醫院一起送菲菲,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何平的父母對小麗心里很埋怨,從白天之后,再也沒幫他們帶過小安安。

  

  當天在病房里,小麗再次提到了讓安安人劉菲菲當干媽的事兒,何平和菲菲的父母一起,為她拔的管子。這事兒倒現在,已經過了去三四年了,剛才聽我提到一身職業裝,何平馬上就想到了菲菲,因為她說過自己最喜歡的服裝,就是職業裝,而且當天走的時候,穿的也是一身套裙。

  

  如果真的跟我說的一樣,那菲菲一定是成了半人,現在之所以來家里,為的看看他們這些昔日的知己,也見見自己那個從未蒙面的干閨女。

  

  聽到這兒,我點點頭沒想到一個看似靈異的事兒,背后竟然還有這樣的故事。我跟何平說,對半人我的了解很有限,因此這次不一定能幫到他們,不過我的朋友水靈兒,靈性很強,有跟靈異體溝通的本事。我可以把她請來,看看劉菲菲還有什么未結的心愿。

  

  小麗聽到這兒,跟我連連道謝,讓她別客氣,然后給水靈兒打了個電話。水靈兒聽聞劉菲菲跟小麗夫妻的故事,也很感動,很痛快的答應愿意幫忙,記下了何平家的地址,沒多久就趕了過來。

  

  當時菲菲的鬼魂兒已經不再房間里了,我問水靈兒能不能憑著她的靈性,感覺一下劉菲菲是不是還在這附近,水靈兒閉著眼睛念了段兒經文,睜開眼之后,臉色顯得有些難看,很少見她這樣兒,我趕緊問她出什么事兒了。

  

  水靈兒說她完全感覺不到菲菲的存在,如果她估計的沒錯兒,劉菲菲已經走了,或者已經不再這個世界了。估計她是想在頭走之前來看看這一家人,現在心愿達成了,入輪回之道了。

  

  水靈兒的本事我還是了解的,她如果說劉菲菲已經不在我們這個世界了,那八成就是真的,我把這情況告訴了何平夫婦,小麗捧著他們的合影哭了半天,后來在我跟何平的安慰下,才慢慢緩和過來。

  

  水靈兒也讓她別太難過了,菲菲走了是好事兒,她本來就已經不屬于我們這個世界了,總這么飄著,也不是個事兒。說完他給了小麗幾張往生的經文,讓她抽個時間在菲菲墳前燒了,這樣能幫助她來世托生個好人家。

  

  離開何平家,我跟水靈兒打輛車,出租車上,水靈兒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她問我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會不會想菲菲一樣,臨走前趕來看她一眼。我被他說的有些無奈,讓她千萬別咒我。水靈兒無奈的搖了搖頭,跟我說,其實有時候死人比活人更難放下。

搜索微信公眾號:difujsy了解更多

【置頂“地府驚悚夜”,每天給你講睡前故事】

千萬別讓膽小的人觀看


Copyright ? 綏中縣打印機價格論壇@2017

四川快乐12走势图怎么看